2018年环保绩效数据

价值链气候影响

利乐运营对气候的影响

利乐运营能源使用

消耗臭氧层物质

挥发性有机化合物 (VOC)

包装材料生产浪费

管理运营废弃物

企业用水

水使用来源

原材料和采购

本节展示的数据所涉及的原材料主要用于纸包装的生产,包括复合纸板、封盖、吸管、封条以及薄膜。 图表显示了在我们包装中每种类型的原材料所占的相对比例。

单位主材的原材料使用量


单位主材的原材料使用量

包装原材料使用量(以重量计)(GRI 301-1)

包装原材料使用量(以重量计)(GRI 301-1)

印有FSC标志的包装

自2007年推出第一款印有FSC标志的饮料纸包装以来,我们向客户提供的印有FSC标志的包装数量一直在稳步增长。

印有FSC标志的包装

气候和能源

价值链气候影响

我们的2020年气候目标是在业务增长的同时将整个价值链中温室气体(GHG)排放量控制在2010年水平。

整个价值链上的温室气体排放

无论在我们自己的生产经营,还是价值链的其他环节,能耗都是气候影响的最大因素: 我们价值链中近90%的温室气体排放来自我们从供应商那里购买的包装原材料的生产,以及我们出售给客户的加工和包装设备的运行。

整个价值链上的温室气体排放

整个价值链上的温室气体排放

价值链气候影响分解图

价值链气候影响分解图
总价值链排放分解图

下表中列出了根据GHG协议的范围计算得出的总价值链排放的分解图。 可以通过利乐的CDP气候信息查看每个类别的范围3结果。

表格脚注:

*基于市场为基础的范围2计算方法。 基于地点的2018年范围2结果是336千吨二氧化碳当量。
**包括以下范围3类别: 1, 3, 4, 5, 6, 9, 11和12。
***通过与上一年和2010年(这是我们2020年气候目标的基准年)的绝对价值链排放量进行比较来计算减排量。
要了解更多我们温室气体的核算方法,请参阅测量和报告。

利乐运营对气候的影响

我们的运营对气候的影响包括范围1和范围2的排放。 范围1:来自于我们自身业务经营的直接排放,包括燃料消耗以及使用溶剂和制冷剂。 范围2:与外购电、热、蒸汽或制冷相关的间接排放。 我们使用“基于市场”的方法对2018年“范围2”排放总量进行了计算。 这意味着我们已按照GHG协议”范围2“质量标准使用供应商特定的排放率,

最终结果反映了我们的工厂使用了多少可再生电力。 随着我们价值链排放量的减少,我们也减少了范围1和范围2排放量。

2018年,我们的范围1和2排放量与2017年相比减少了7%,并且我们在基于科学的2030年和2040年减排目标方面取得了良好进展。 减少排放的主要驱动因素是进一步提高我们工厂的能源效率以及增加可再生电力的用量的举措。 我们的范围1和2排放量的主要贡献者是在我们各个工厂采购的电力(约占范围1和2排放量的71%)。

温室气体排放(范围1和2)

温室气体排放(范围1和2)

每个排放源的温室气体排放(范围1和2)

每个排放源的温室气体排放(范围1和2)

包装材料生产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范围1和2)(GRI 305-4)

通过测量每生产100万个标准包装所产生的范围1和2排放量,我们监测到了包装材料业务的排放强度。

包装材料生产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范围1和2)(GRI 305-4)

利乐运营能源使用

在报告中披露的能量消耗包括外购和在现场产生的电力、化石燃料消耗,如天然气和区域供热(热水/蒸汽)。 电力是我们业务经营的主要动力来源。 燃料既用于加热又用于特定的加工目的,如干燥印刷油墨。 下图显示了我们在世界各地的业务经营所使用的能源总量。 尽管我们的产量增加,但能源消耗一直保持相对稳定。 2018年我们的包材工厂所消耗的能量在我们所有业务经营所消耗的总能量中占76%。

能源使用(GRI 302-1)

能源使用(GRI 302-1)
能源使用/变化(GRI 302-1,GRI 302-4)

各部门的能源消耗

各部门的能源消耗

能源使用来源

采购的电力是我们业务经营的主要能量来源。 2018年,我们消费的电力的55%来自可再生能源。

能源使用来源

电力使用

电力使用

包装材料生产的能效(GRI 302-3)

通过测量生产100万个标准包装所消耗的能量,我们监测了包装材料业务的能源消耗强度。 如下图所示,这一指标一直保持稳定,近几年没有出现大的波动。

包装材料生产的能效(GRI 302-3)

排放到空气中的其他气体

消耗臭氧层物质

臭氧消耗物质的排放源于氟氯化碳/氟氯烃泄漏。 利乐的政策是以对环境影响较小的物质替代CFC、哈龙以及所有其他臭氧高消耗物质。 自从实施这一政策以来,我们的臭氧消耗物质排放已经下降到边际水平。

消耗臭氧层物质(GRI 305-6)

挥发性有机化合物 (VOC)

VOC 的排放主要来自印刷油墨中所使用的溶剂,在某种程度上是来自印版生产。 以下数据显示了在安装减排设备后排放到大气中的VOC总量。

包装材料生产的VOC排放(GRI 305-7)

包装材料生产的VOC排放量

下图显示了我们每生产100万个标准包装所产生的VOC排放量。

包装材料生产的VOC排放量

运营浪费

包装材料生产浪费

材料浪费通过测量所消耗的原料与所生产的包装材料之间的差额而获得。 材料浪费率是工厂加权平均浪费比例。 下图显示了包装材料的浪费多年来一直在稳步减少。

按目的地图处理废弃物

包装材料生产浪费

管理运营废弃物

报告的废弃物指对在我们的生产和设备组装现场产生的固体废弃物进行处置,其中包括工厂的生产废料和其他类型的废弃物。 图表显示了各种废弃物所占的比例,包括回收的废弃物、焚烧的废弃物(能量不论是否被回收)以及被送到垃圾填埋场的废弃物。

管理运营废弃物

本节中的数据描述了整个利乐工厂的总节水量。 我们的用水总量适度,然后,我们力求尽可能地最小化用水量。 我们包材工厂的耗水量在总耗水量中占据了最大比例,其次是装配线上的机器设备在操作过程中所消耗的水量。

企业用水

企业用水

水使用来源

水使用来源

包装材料生产的用水量

采用与我们测量能源效率大致相同的方法,我们监测了我们的纸盒包装生产基地每生产100万标准饮料纸包装所消耗的水量。

包装材料生产的用水量

管理系统认证

管理系统认证

利乐采用国际环保标准,这远远超出了相关的法律规定,从而确保环境问题以及对环境的影响得到了系统地控制和管理。 2018年底我们的生产基地的认证状态:

*ISO 14001: 我们98%的工厂通过了ISO14001环境管理系统认证,剩余2%的认证正在进行当中。

*OHSAS 18001: 2018 年,我们所有的制造工厂保持100%符合全球OHS标准OHSAS 18001的要求。

*ISO 50001: 我们有5家工厂还率先通过了ISO 50001能源管理系统标准的认证。

饮料纸包装回收

饮料纸包装回收

我们从我们业务所在的全球所有市场收集回收数据。 报告的废消费后饮料纸包装(BC)回收率基于收集和发送的用于回收的BC的份额。 我们使用来自公共资源(例如饮料纸包装和环境联盟、包装回收组织等)的BC回收信息,并且还将内部报告与我们当地回收团队的数据合并,以确保拥有尽可能广泛的数据。

饮料纸包装回收总量及回收率

饮料纸包装回收总量及回收率

对我们的环境绩效数据有疑问吗?